焚琴煮鹤

:D

周末写了8k 好久没这样写了我靠 手要断了

【轰出胜】测谎行动

  • 轰→出←胜  大三角注意


  • 4k左右,一发完


  • 两个幼稚鬼争风吃醋的故事,比较甜的日常。


  • 今天的绿谷出久也很苦恼呢。


【正文】




雄英的学生,特别是A班的学生,都对警局不会太陌生。

 

所以在警局接待室里坐了半小时之后,结束战斗后的困倦一拥而上,神经大条一点的上鸣和峰田就已经东倒西歪地睡在了接待室让人骨头都软了的沙发里,口水流在了非要挤在这个沙发的切岛大腿上。

 

绿谷出久很慌。

 

接待室在十几个人的到来下显得狭小,只有三个沙发,几个女生坐了一张,上鸣峰田加切岛占了一张,剩下一张小沙发就只绿谷出久、爆豪胜己和轰焦冻。

 

显而易见,这是一个有点尴尬的组合。

 

爆豪胜己啧了一声,没有选择坐下,非常不屑地选择了在旁边站着。但在回头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轰焦冻和绿谷出久挤在了一张小沙发上的时候,他还是决定让这个沙发再挤一点。

 

“喂,阴阳脸,往右边挪一点,老子坐不下了。”爆豪胜己没好气地绕过了被夹在中间的绿谷出久,朝轰焦冻吼了一句。

 

轰焦冻面无表情地挪了一下,悄悄揽了一下绿谷出久的腰:“绿谷,过来一点。”

 

爆豪胜己挑了挑眉,着被轰焦冻强行带到沙发另一侧的绿谷出久。绿谷出久和轰焦冻简直是挤在了一起,绿色的头发几乎要蹭到了轰焦冻的脖子,绿谷夹在二人中间不安的手有点无所适从,愣是悬在了半空中,觉得放哪也不太对,只能轻轻握了个拳放在腿上,整个人都僵了。

 

爆豪胜己抬眼看看正睡得东倒西歪和欢声笑语的另外两个沙发,似乎没有注意到这里的动静,言行也愈发肆无忌惮了一些。

 

“废久,滚过来。”爆豪胜己心里三百六十五天喷个不停的火山再次来了一场小爆发,让他的声音带上了些咬牙切齿,“阴阳脸你不想好好坐着就站一边去。”

 

绿谷出久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轰焦冻,感受到了另一侧的爆豪胜己已经在自我反复爆炸的阶段,他毫不怀疑自己如果没有下一步动作,爆豪胜己会在这里把沙发给炸了。

 

然而另一方面,揽着自己腰的轰焦冻动作却愈发紧了,丝毫没有让自己稍微往左边挪二十厘米的意思。绿谷出久脑后都出了一层冷汗。

 

“轰君,这样太挤了.....”绿谷出久小心翼翼地表达着,两边的刺头都怕碰着了。

 

站起来还好受点啊!!绿谷心里叫苦不迭却没法表现出来。这两个人有时候的表现幼稚的像三岁小孩,丝毫没有战斗时候那么可靠。

 

 

 

 

“咳,你们看那边。”耳郎恰到好处地救了处于水深火热中的绿谷出久,“你们看对面那个房间。”

 

几个人抬头看去,透过玻璃墙可以看到对面的房间门牌上写着“测谎室”三个大字。

 

“警局有这个有什么奇怪的?”爆豪胜己皱了皱眉,发了点力掰着揽着绿谷出久的腰的轰焦冻的手指。

 

“很有意思的感觉呢.....”丽日御茶子一脸兴奋,几个女生似乎都对这种地方表现出了强烈的兴趣,“我们可以进去看看吗?”

 

耳郎先在门外用个性听了听,然后敲了敲门,似乎与门里的人进行了一系列的交谈,几分钟后回到了接待室里,“走吧,他说我们可以看看。”

 

 

 

爆豪胜己刚刚终于以胜利的姿态和轰焦冻完成了一场掰手指的较量,绿谷出久没注意身后的风起云涌,只是心里大喘一口气想逃离现在尴尬的姿势,马上站起来,“小胜、轰君,你们要去看看吗?”

 

“走吧。”轰焦冻准备起身,掰了掰刚刚用力过猛的手指。

 

爆豪胜己硬是吧“不去”二字生生咽了下去,抢在了轰焦冻前面起身,走在了绿谷出久的旁边。

 

 

 

测谎室里坐着一位看起来像是机械一样的男人,身上连着不少电线,头部被显示器取代。一行人生活在一个都是奇奇怪怪英雄的环境中,看到男人的样子也见怪不怪的,刚刚和耳郎交谈的就是他吧。

 

“英雄出少年啊,我早都听说你们啦。”男人开了口,是带着电流的机械音,“真是怀念啊,我之前也是雄英毕业的。”

 

众人了解到,男人最近才来警局工作。按理来说警局很少收很有能力的英雄,但这位比较特殊,他的个性就是测谎——简直是为了审问犯人而生。于是就被叫来了警局,淘汰了那个落后还天天吱吱呀呀的测谎仪。

 

“我可以进入测谎状态,身上的所有东西都会启动,捕捉人的声音并在屏幕上显示是否说谎,还有真相到底是什么。”男人神秘地把指头放在显示屏前比了个 声的动作。 

 

 

丽日御茶子眼睛都亮了:“那么,我们可以试一试吗?”众人都在接待室坐到闲的发慌了,此时都对这个临时加入的测谎游戏十分有兴趣。

 

男人犹豫了一下,发出了一串干巴巴的机械音笑声:“可以,我现在没有犯人要审,你们稍等,我启动一下。”说完男子头部的显示屏一黑,似乎进入了一个什么界面。

 

“这就可以开始了吗?”一行人都愣了一下,显示屏出现了一行OK的字样。

 

“你们谁要来先试试?”丽日御茶子回头看了看一行人,见众人都犹豫沉默,歪了歪头露出一个笑容,“那我先试试吧。”然后对着测谎英雄,说“我最喜欢A班的大家了!”

 

显示屏马上捕捉了这句话,几秒后,显示了绿色的勾,说明这句听起来就带着饱满感情的话一点都不掺假。

 

 

 

闻声而来刚刚睡醒的上鸣从外围挤了进来,开口:“喂喂,这么好玩的东西,被你们拿来当树洞,不觉得太无聊了吗?”随机露出一个狡黠的笑,“不如我们来玩一点有意思的东西。”

 

众人看着上鸣有点摸不着头脑,上鸣见众人丝毫没有娱乐精神,决定举个例子:“峰田,你喜欢欧派还是屁股?”

 

“当,当然是欧派!”突然被叫出来的葡萄下意识的回答道。众人视野忽然开阔了,恍然大悟,身上的疲倦被熊熊燃烧的八卦之心席卷一空。

 

“嘿嘿,耳郎酱,”丽日御茶子露出一个笑容,“你有没有喜欢的男生啊?”

 

耳郎本来站在人群的最外侧与世无争,被这突如其来的一问吓得够呛,轻轻瞟了一眼旁边一脸傻笑的某黄毛,咳嗽了一声道:“没,没有。”

 

谁知这个没有刚一说完,那显示屏就发出了一声嘟的警告,众人一看,屏幕上赫然显示出了一个红色的大叉。

 

“耳郎没有说实话哟。”几个女生笑嘻嘻地围在耳郎旁边成了一团,互相打趣起来,“说嘛,是谁?”

 

“我们还是不要问..这么隐私的事情吧。”绿谷看着后面嬉笑成一团的众人和狼狈的耳郎,及时出言制止了。因为他觉得如果按这个局势发展下去,可能会有一些不太好的事情发生......

 

然而还没等绿谷出久控制住局面,那不太好得预感已经发生了。

 

 

 

 

“爆豪,其实我一直有个问题。”切岛似乎是犹豫了一下,还是非常刚烈地问道,“你是不是不喜欢女生啊?”

 

“哈?”爆豪胜己头皮炸了一下。

 

此话一出语惊四座,后面闹成一团的女生都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心理都响起了一阵狂吼:男子汉的直爽不是这样用的啊!他们丝毫不怀疑爆豪胜己会当场把这里炸了。

 

但切岛本人似乎完全get不到一群人看着他眼中的惊恐和节哀,甚至补完了之前的话:“因为我好像从来没看你对哪个女生有兴趣,就是和绿谷......”然后被旁边的上鸣一把捂住了嘴。

 

“放屁!”爆豪胜己的头发炸得更高,声音和平时无异,没人注意到声音底下的一点心虚,“老子不喜欢女的难道还喜欢男的?”

 

“嘟——”

 

显示屏上出现了比刚刚还大的叉和持续更久的警告声,以及一行字——“我喜欢男的。”

 

沉默。

 

良久的沉默,没有人说一个字。

 

“......操。”爆豪胜己把口边对面前这个显示屏男人条件反射性的辱骂千言万语化为一句脏话,难得地捂住了脸。

 

众人内心现在简直精彩纷呈,却没一个人敢说话,看向爆豪胜己的眼神却产生了一点微妙的变化。世界有那么一点的崩塌。

 

“唉,你就别瞒着大家了,现在早都平等了。”被上鸣捂住嘴的切岛挣扎着补刀,“你就说吧,你对绿谷同学是不是......”然后就被上鸣彻彻底底地捂着嘴拖出了这个房间。

 

众人松一口气,感觉房里少了一颗定时炸弹,抬头却看见真正意义上的炸弹依然站在那个显示器前。

 

绿谷出久眼见一些不好的事情就要发生了,悄悄地往人群外围溜了几步,却被轰焦冻拉了回来。

 

绿谷出久在从前还不相信,但随着时间过去越来越心知肚明,自己这位性格恶劣的青梅竹马似乎对自己有某种想法;而另外一边轰焦冻同学对自己的感情更坦白而直率,还带着一点莫名其妙的霸道,让人没法招架。这种尴尬的局面已经持续了很久了。

 

轰焦冻把绿谷出久拉了回来,大步走到了那个显示器前,把现在的局势开展得更加匪夷所思石破天惊。

 

“我喜欢绿谷出久。”轰焦冻的语言平静,顺便把旁边的爆豪胜己当做了一个死人挤到了另一边去,“绿谷很可爱。”

 

为什么能这样说出来啊!!!!绿谷出久的颅内正在放着烟花,只觉得脸颊瞬间发红,神经都不太对了,手和脚没有一个地方是对的,只想迈着僵硬的步伐赶快逃离这个越来越奇怪的现场却被轰焦冻强行拉住,大脑一片空白,没有任何一个恰当的词汇能表示出现在内心的复杂。

 

显示屏显示了一个绿色的勾。

 

在后面围观的几个人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多少少女的梦中情人、未来的国民男友英雄轰焦冻,在这里,对着自己的同班同学绿谷出久表白了!一群人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唯有这个场景,怕是要记着一辈子。

 

旁边的一声爆破响却打破了短暂的沉默局势,没有穿着战斗服的爆豪胜己手上冒着烟,一头金发炸的像狮子,“你说什么,阴阳脸?”

 

随即投放了下一颗炸药,啧了一声,冲那个显示屏一脸不耐烦道:“老子喜欢废久。”

 

补充道,“比那个阴阳脸更喜欢。”挑衅似地看了一眼轰焦冻,顺便把绿谷出久扯到了自己旁边。

 

要命的是,显示屏依然是个绿色的勾。

 

“那只是你认为的‘更喜欢’,测谎英雄没有办法判断出客观的事实,只能判断出你主观的情绪。”轰焦冻道,算是驳回了一半爆豪胜己的话,冰冷地看了一眼爆豪胜己,却把眼底的柔和投向了一脸无助的绿谷出久。

 

绿谷出久的脑子已经彻底当机了,这可能是他活十几年来人生冲击最大的一天。

 

后面的一群吃瓜群众也好不到哪去,他们只看见这三个人天天打在一起,也分不清到底谁打谁,怎么就莫名其妙的连传说中的大三角修罗场都不知不觉的建好了?

 

“绿谷呢,你更喜欢谁?是我还是这个——”轰焦冻问道。

 

陷入困境的绿谷出久瞬间被逼入死角。

 

 

 

我能怎么办啊,我能说两个都喜欢吗?这两人怕不是要在原地掀了警局?绿谷出久的大脑以有史以来最快的速度运转着,但再多的笔记上都没有恋爱教学,绿谷出久遇到了一个无解题。

 

“废话,当然是老子。”爆豪胜己的一字一句都透露着不耐烦和不屑,大概是第一次挑明和轰焦冻硬碰硬,两人都有一种不甘其后的架势,恨不得原地开展一场辩论——结局当然会演变为一场战争。

 

“废久,说,是谁?”爆豪胜己粗暴地拉着绿谷出久到了显示器前。

 

谁来救救我啊!绿谷出久恨不得表演一个原地晕倒,当时就应该乖乖挤在沙发上,而不是来这里。

 

“是我。”轰焦冻淡淡道。

 

“放屁,废久说话了吗。”

 

空气中都是硝烟的气味——当然不是爆豪胜己手上的。

 

“我......”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显示器响过一声电流声,所有的界面突然消失了,又恢复了测谎英雄本来的相貌上。

 

测谎英雄尴尬地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啊,我这个有时常限制的,很抱歉打断你们的娱乐了——虽然我也不知道你们在讲什么,我恢复之后是不知道测谎内容和结果的。”

 

绿谷出久似乎找到了救世主一样感激地看了一眼测谎英雄,而后者则被这位小少年的眼神看的有点莫名其妙,只道:“好啦,我也陪你们解了会闷,你们先回接待室吧,待会会有警察来找你们问情况的......”

 

这哪是解闷啊,这是更闷了啊!

 

 

 

 

这天之后的绿谷出久愈发苦恼了。因为那两个幼稚鬼在测谎事件后,已经把暗地里的争斗明目张胆地放到了台面上来了,恨不得把自己一分为二似得。

 

绿谷出久叹了口气,看着吵得面红耳赤的爆豪胜己和一脸嘲讽的轰焦冻。

 

算了,还是让我原地晕倒吧。

 

 

FIN.

 




第一次写轰出胜,我真的好喜欢大三角修罗场这种感觉啊。....




【黑花黑】地府工作者瞎×阴阳眼花 《关于黑花黑的六种设定》06

  • 沙雕警告 ooc警告


  • 一发完 甜(?)


  • 地府工作者瞎×阴阳眼花 互攻向




1

黑瞎子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地府工作者。


当年黑瞎子下来之后,阎王扫了一眼他:“小伙子长的和我们这儿挺搭。缺几个公务员,来工作吧,别投胎了,没前途。”


黑瞎子脑回路清奇:“有工资吗?”


阎王翻了个白眼:“包三餐吃住,地狱五险一金,偶尔还有一日人间游,我就问你干不干吧。”


黑瞎子答应了,毕竟这位选手是个人的时候都没有五险一金,还是个黑户。




2


黑瞎子的工作不麻烦,负责的是拉着要死的人到地府报道,大概就是个传销的这样。


“诶兄弟啊,人间不值得。走吧走吧,去下面投个胎,欧的话下辈子说不定好的不得了。”


“什么?想等对象最后看一眼?别看了,越看越难受,看你女朋友哭更难受……什么,是男朋友?啊不是,我没有歧视的意思。”


“你这个死法比较清奇,拿着自己的头和一只手走路可能比较累啊。”


每天大概就是这样子。



而黑瞎子比较有个性,愣是不愿意穿上地府那个黑漆漆的工作服,画个跟黑白无常一样的大浓妆。依然带着个墨镜。


“这下面黑漆漆的又没光,你带墨镜干啥啊?”


“装逼呗。”

 



3


这天黑瞎子又在人间出差,地点是一家殡仪馆。已经有一个小年轻坐在本来放自己尸体的床上百无聊赖,看见黑瞎子来了才跟着走。


“哟,你还挺乖的,不错啊同志工作很配合。”


“嗨,甭提了老哥,我本来心态都崩了,结果有个殡仪馆的活人跑来跟我说让我在这等着有人接……”


黑瞎子心想大概是个阴阳眼,不过这咋知道地下的工作规则的?


黑瞎子身份职位都特殊,也和阴阳眼打过交道。大部分阴阳眼都被常年恐吓惯了,看见黑瞎子也跟没看见似的。


这就算了,这他妈工作都被知道完了,还给不给鬼尊严?


“你看,就是那个。”小伙子指了指一个戴口罩的年轻人,正登记着什么东西。


年轻人听到小伙子的话朝这里看了一眼,目光从小伙子身上移开,放到了黑瞎子身上。



然后这位小伙子十分平静地过来搭讪了,“地府工作待遇怎么样?”

 




4


黑瞎子最近工作经常往殡仪馆跑,一来二去,和殡仪馆那个阴阳眼工作人员也混熟了。


那个年轻人姓解,黑瞎子叫他解先生。


解先生长的很不错,一表人才。



“解先生啊,你说你年纪轻轻的天天和死人打交道,你去摆个摊算命,凭你这脸就能赚不少。”


“你之前是干什么的,看你这样,算命的?”


“不是不是……诶我之前是干什么来着的?”


黑瞎子挠了挠头,才想起来在地府工作后,生前的记忆早都被销毁干净了。

 




5


解先生又说,我有个熟人,只能在这才能看到他。


黑瞎子:啥熟人啊,这地方才能看到……我靠。


黑瞎子环视了一下殡仪馆四周,瞬间脑补了一个解先生将死去的爱人藏尸的剧情,看向他的眼神瞬间复杂。


解先生:……?


黑瞎子:唉,大兄弟啊。我也能理解你的执念,但是你不能让她的灵魂在人间呆太久,过会就成灰了,还没法入轮回道……不好不好。


解雨臣:???

 




6


这俩人天天一来一去打交道,其他工作人员十分嫉妒。


一个和黑瞎子玩得好的鬼阴阳怪气道:“不厚道啊,凭啥你就能天天和帅小伙玩,我好不容易逮见个阴阳眼小姑娘不是吓得半死就是视若无睹,寂寞如雪啊。”


黑瞎子乐呵呵地帮他把掉出来的眼珠按回去了:“凭我死的整整齐齐没缺胳膊少腿,还比你帅。”



 

7


解雨臣和黑瞎子在黑瞎子死前之前谈了好几年恋爱了。


如果按套路来说,应该是这样的:


黑瞎子在死前是解雨臣的恋人。


现在的黑瞎子并不知道这一点。

   



多么催人泪下,曲折离奇的爱情故事啊。

——如果这篇文没有出现在这个沙雕系列里的话

 



8

解雨臣之前是个看风水的,黑瞎子是个阴阳先生,一次抢生意撞上了。


解雨臣算了一卦,发现他俩姻缘上特别合。


黑瞎子自己算了一卦,自己大概会死在某个时间段。


天灾人祸躲不过,但俩人都是成天神神鬼鬼打交道,满脑子都是钻投胎系统bug的小伎俩。


黑瞎子一想,与其因为不知道什么奇怪的原因曝尸荒野,缺胳膊断腿,倒不如自行了断,留个全尸。


解雨臣有个在地府工作的鬼朋友,有机会聊上几句。


鬼朋友:现在地府人手很紧啊。人都赶着投胎,也没人愿意留着,阎王愁的头都快秃了……


解雨臣:诶,有个叫黑瞎子的,可以干这个。你等着,我让他过几天就去找你们……


鬼朋友:???

 



9


解雨臣有一天把这些告诉黑瞎子了。


黑瞎子鬼在地下坐,男朋友从天上来。


黑瞎子有一点点迷茫,虽然他真的觉得这个解先生很对自己胃口,但还没有勇气真的来一场人鬼情未了。


解雨臣在黑瞎子脸上难得地捕捉到一丝呆滞后,拉着他去找了阎王。

 

 


9

“我最烦你们这些不人不鬼的阴阳眼。”阎王抓了抓头,“把我们安排得明明白白就算了,还整天和我们工作人员不清不楚的……”


解雨臣:你们还缺人不?


阎王被吓得打了个机灵,害怕解雨臣一个想不通,跟他那带墨镜的姘头一样冲着岗位就抛弃肉体凡胎下来了。


阎王:不缺不缺,没有没有。


解雨臣:别装了老哥。


阎王:好吧,缺。

 



地府有个岗位,只要活人,且要阴阳眼才能做,就是引导死去的人和地府工作人员汇合,大概就是送快递的,是整个地府产业链不可或缺的一环。


解雨臣开门见山:我可以。


阎王其实内心还是很喜悦的,解雨臣这样的小伙子会为整个都是几百八十岁的地府注入年轻的气息。


企业文化嘛,还是阳光一点比较好。


阎王:“可以是可以。但是你不是死人,地狱三餐吃住五险一金对你没啥用,人间一日游也当我放屁。你要什么待遇?”


解雨臣:“没事,你就把那个瞎子的记忆还回去就好了,一次性支付。”

 




10


黑瞎子都想起来了。


阎王为了招人干活,有史以来第一次破了例,把黑瞎子生前的记忆给还了回去。



他想起来自己还活着的时候,两人平时最大的爱好就是逮着个路边的人比赛算卦。


他想起来解雨臣有事没事就给他描述一些看到的奇奇怪怪的鬼魂,一次两人正在床上翻云覆雨,解雨臣指了指角落,“嗨,那边的兄弟,别看了。”把黑瞎子差点吓萎。



他想起来在去死之前,他捧着解雨臣的脸亲了亲,说:记得来找我啊。

 



黑瞎子都想起来了,他飞快地跑到了解雨臣工作的地方,揽着解雨臣的腰,送上了一个吻,然后就被眼神一亮的解雨臣在喘息后回了一个“活人不需要呼吸”的回吻。

 


两人继续谈起了没羞没臊的人鬼恋。


由于我不会写没羞没臊的过程,大噶自己脑补吧。

 




11

黑瞎子,所有地府公务员中唯一一个脱单的,对象还是个活人。

太他妈爽了,其他公务员叫道。


“凭什么啊!!!”一只鬼一边向黑瞎子抱怨,一边把因为激动而掉下来的腿安了回去。


“你要是生前有这么个又帅又是智慧系的男朋友——唉,你不会有的。”黑瞎子拿着解雨臣给自己烧的巨额值钱,在底下发愁怎么花。

 



12.


这两位掀起了一股奇怪的风潮。


地府最新流行的读物,都讲的是人和鬼的恋爱故事,在市场中卖爆。

《霸道阴阳眼爱上我》

《地府迷情:男人,别想跑》

《亿万纸钱的天价男友》


解雨臣随手翻着一本,笑到,你们地府文化挺有趣啊。


黑瞎子也被逗乐了:老板,你们这些书都谁写的啊。


那书摊的老板:嗨,都是些不入流的小作者,写着玩玩的.....


解雨臣:多少纸钱能写一本啊,指定设定的那种?


老板把眼珠子转了一圈,才看清楚解雨臣是个活人,马上变了神态,发觉眼前这位可能是个金主:价格好商量,老板想写个什么?





解雨臣看着黑瞎子,眨了眨眼睛:“就写我俩。”





此篇为《关于黑花黑的六种设定》第六篇。

01 无业游民瞎×萝莉养子花

02 王子花×黑熊瞎

03 霸道总裁花×女魔头瞎

04 饲主花×猫妖瞎

05 人民教师花×问题学生瞎

06 地府工作者瞎×阴阳眼花





这个系列写完啦!

其实就是一个沙雕脑洞的集合,很久之前就想写了,最近一口气写完真的很爽,写这种小短文也很轻松。

其实也很久没写文啦。



预告一下,过一段时间会开一个黑花中篇坑。


  • 《盛宴》

  • 掌柜花×大盗瞎


  • 不会像这个系列一样沙雕了,会正经一点:D



【黑花黑】人民教师花×问题学生瞎 《关于黑花黑的六种设定》 05

ooc预警


人民教师花×问题学生瞎


互攻


甜且沙雕




1

黑瞎子是解雨臣教的第不知道多少个问题学生。

所以当黑瞎子翘着腿,把解雨臣给他的卷子原封不动地交上来,美名其曰已经在脑海里做完的时候,解雨臣硬是憋下了一口气,把“你是我带过最差的一个”吞回了肚子里。

但是黑瞎子真的是解雨臣带过最差的一个。


2

解雨臣自从当老师一来遇到的奇奇怪怪的学生拖出来可以踢一场足球。

解雨臣,本地优秀青年教师,传说中“没有搞不定的学生”的神奇人物。

这位老师本着以人为本以德服人和超高的业务能力,在当今迷雾重重的教育届杀出了一条血路,脚踩王后雄,力压俞敏洪,顺便在学生和学生家长之间圈了一大批粉。

比如沉迷手机游戏的男孩,解雨臣以“进步三十分一个段位”的价格代打,将男孩带入了国内top5大学和荣耀王者的殿堂。

比如沉迷脆皮鸭文学的女孩,解雨臣撸起袖子下海,只要你每天写作业,我就日更,后来某江的原耽届出现了一颗闪闪发光的新星。

解雨臣,救无数及低分的孩子们于水深火热之中,给他们生的希望。

解雨臣人生中最快乐的事,就是亲手将一个个学生送入名牌大学的殿堂。
而眼前的少年,软硬不吃,刀枪不入,解雨臣感觉到了这是人生中的一个巨大挑战。

是挑战就要克服它!解雨臣年纪轻轻,热血冲头,决定拿下这个硬骨头。


3.

解雨臣为什么会教到黑瞎子说来也奇怪。

解雨臣不是正式体系内的老师,平时做做家教。

解雨臣的学生多是当地x中学的学生,而黑瞎子则是该校一个远近闻名的选手,每次考试以一己之力能拉班级平均分三四分,平时没事就打一架,疯狂在被开除的边缘试探。

大概就是,校霸这种学生时代的狠角色。

这位校霸手底下有个小弟叫苏万,很不幸因为家长的缘故上了解雨臣的课。第一节课父母差点把刀架脖子上,结果一上课就入了教,第二节课催都不用催,甚至打了好几通电话催解雨臣本人。

此位解雨臣的迷弟在黑瞎子手下天天安利解雨臣,一来二去黑瞎子不耐烦,第二是不信这个邪。

苏万给黑瞎子某个节日的礼物,就是给他预约了一节解雨臣的课。

解雨臣很快乐,决定扶正这课小树苗。

但是黑瞎子用行动证明了:读书是不可能读书的,这辈子都不可能读书的。


4.

“这道题看懂了吗?”解雨臣抬起头。

黑瞎子哼着小曲儿,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解雨臣皱皱眉,决定和这位少年进行一下心与心的交流。

解雨臣:你为什么不愿意读书?

黑瞎子:读书没意思。

解雨臣:你不读书以后去做什么?

黑瞎子:去找个富婆。

解雨臣:......

 

太危险了,这个思想太危险了。

 

解雨臣很清楚,黑瞎子还没把他放在眼里。但是他现在不清楚,黑瞎子这样的少年会对怎样的老师产生兴趣。

解雨臣想起了那个“黑瞎子曾经一个人包围了五个人摁在厕所里打了一架”的传闻,撸起了袖子。

解雨臣:我们来打一架,点到为止,我赢了你就把这篇背完。

黑瞎子扫了一眼解雨臣,笑了笑:老师,我下手不知轻重,怕把你伤了。


5.

黑瞎子,人生第一次打架输了。

当他被解雨臣摁着手压在桌上的时候,黑瞎子对这个看起来干干净净的男人产生了兴趣。

解雨臣不紧不慢地把因为剧烈运动而出来了的衬衫塞回了裤子里,表面不动声色,内心:操,这小兔崽子还真他妈不知轻重。

一言九鼎,黑瞎子人生第一次背完了一篇完整的课文。


6.

网上一条微博爆红了。

一个日常号微博发了一段文字“呜呜呜我新的家教老师太他妈帅了姐妹们品品啊!”

配图是解雨臣正低着头,一只手转着笔,看着手上的书。

反正就是很帅就对了。

评论几千条,全都是在花式狂舔的。

“别人家的老师啊...给我一个这样的老师,什么哈佛耶鲁随便考”

解雨臣自己也看到了这条微博,只是小小地警告了一下那位女同学,没有多说什么。


7.

解雨臣在黑瞎子家门口,按下了门铃。

上次上课是苏万给黑瞎子约的课,按理来说解雨臣不应该再次出现在这个地方,可是我们伟大的人民教师,以用爱发电的原则,还是那个时间,出现在了黑瞎子家门口。

解雨臣今天甚至没穿衬衫,而是穿了件方便活动的衣服,以防还要打一架才能开始上课。

出乎解雨臣意料的是,黑瞎子居然出奇的乖,除了依旧骚话满天飞之外,十分配合地听完了一张卷子,并且完成了另一套同范围的卷子。

黑瞎子:解老师,我们定个条件呗。

解雨臣:?

黑瞎子:我要是总分进步一百分,可以和你拍张照发网上吗。

解雨臣一挑眉,没问题。

黑瞎子:两百分,约你出来玩?

解雨臣还没来得及说话,黑瞎子开出了石破天惊的第三个条件。

黑瞎子:三百分,当我男朋友吧。


8.

前几天火的那条微博又被翻出来了。

原因是一个看起来像水军一样的微博id,转发之前那条并配了一段文字“直播把他变成我的男朋友。”

还有解雨臣的一张侧影,和一张纸。纸上的内容是解雨臣手写的三条标准。

这个微博炸了。

“加油!!!我也想要这样的男朋友啊QAQ”

“等等,这个博主好像是个男的?....”

“我来替他直播了,这位兄弟是我们学校倒一,这次考试进了七十分了....”

“快!!!学习啊!!!我要看照片!!!”


9.

两周之后,这个以纯黑色为头像的微博发了一张照片。

照片上是一个黑色墨镜的少年,勾着一个白净帅气的男人的脖子,在镜头前比了个耶。

“我靠,太他妈帅了吧二位.....”

“这是什么师生脆皮鸭现场???”

“我站这个二胡艺术家小哥哥攻啊!!!这个老师,真滴喜欢。”

博主回复了这条微博:没机会了小妹妹。


10.

解雨臣有点苦恼。

黑瞎子的分数本来就低的出奇,进步空间非常大,三百分也不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解雨臣掐指一算,黑瞎子原来的分数再加三百分,没有清华北大,也有国内名校水准了。

而这位选手头脑十分惊人,在基础一塌糊涂的情况下,硬是分数蹭蹭地上涨。黑瞎子的班主任都惊了,私下找解雨臣谈了一通,表达了对解雨臣的赞美和敬佩。当然,这位班主任并不知道那个头像全黑,粉丝破万的博主。

解雨臣,痛并快乐着。


11.

这位博主这天又po了一张图,是一张自拍,背景是年轻男子正在电影院买票的背影。

评论区的各位和解雨臣为数不多在网络流传的照片对比一下,才发现这位人民教师不仅长得帅,身材也好得不得了。

“小哥哥,你可以问一下老师出道吗?”

“这是约会了吗!!!!!”

“好A啊...老师是攻吧。”


12.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

解老师,我进步三百分了,你是不是应该当我男朋友了?


13.

解雨臣不得不承认,黑瞎子,现在自己的小男朋友,是个天才。

这不是他带的最差的一个,是他带过最他妈牛逼的一个。


14.

黑瞎子,名利美人双收。

一天解雨臣刷微博,被黑瞎子逮到了现行。赫然发现,解雨臣的微博id就是当时在自己地下评论“老师好A。”的选手。

解雨臣早都做好了献身教育的准备,当年为了鼓励学生读书在某江写脆皮鸭的时候,从没想到有一天自己这种技能会为未来的做准备。

男朋友就男朋友吧。

解雨臣吃年上。


15.

博主的粉丝一直在等着大结局。

这天,这位博主终于发博了,po的是一张作文,还自己用红笔圈出了重点——“就比方我的男朋友解老师......”

另一个id转发了这条:这篇作文不合格,重写。


16.

“天啊我要被他们甜死了!!救救我吧!”评论区的一位朋友如是说道。




此篇为《关于黑花黑的六种设定》第五篇。

01 无业游民瞎×萝莉养子花

02 王子花×黑熊瞎

03 霸道总裁花×女魔头瞎

04 饲主花×猫妖瞎

05 人民教师花×问题学生瞎

06 地府工作者瞎×阴阳眼花

啊,开学了,超级累。就周末更一更。
忘记打tag了之前,我是个傻子,重发一下

第六篇其实也写完了,但是又短又沙雕,感觉质量有点点低还不够甜,不太好意思发……(跑 
是地府工作者瞎和阴阳眼花

【黑花】鸳鸯锅

-是刀

-不长

-准备好了入

-鸳鸯锅是在微博看到的梗。

      梗:【鸳鸯锅也被称为"阴阳锅”,  有人思念去世的亲人,  就会在半夜找个阴气重的地方,  支起一口鸳鸯锅。  如果去世的那个人也同样牵挂他,  便会现身一起来吃。活人吃红汤,死人吃白汤,吃完这顿火锅之前,  阴阳相隔的两个人就能短暂的相见。但是如果活人吃了白汤,便是与死人结了鸳鸯,从此阴阳不分。】


“我知道了,你们先下去吧。”解雨臣揉了揉眉心。

现在已经是半夜两点,解雨臣和一群伙计站在马路边。伙计们听完解雨臣的话各自彼此看了一眼后离开了。

其中一个年龄较大的伙计,跟着解雨臣好多年了,走之前对解雨臣道。

“解当家的,黑爷也走了好久了,你也别……”

“我知道。”解雨臣挥了挥手,“我都知道的。”

最后的伙计也离开了。

就剩下解雨臣和解雨臣面前的那口热气腾腾的鸳鸯火锅。

半夜有点扎人的寒冷,解雨臣就穿着件单薄的衬衣,袖子挽到了胳膊肘。

火锅冒出的热气刚一准备向上延伸,就被斜斜吹来的风拍散了,带来一串从树叶间穿梭而过的沙沙声。

风肆意地熄灭着那炉子上的气,然后从解雨臣的单衣下一路穿梭过去。

解雨臣叹了口气。



黑瞎子的死是三年前的事。

黑瞎子当时对解雨臣说,我就干最后一单,干完这单我就洗手不干了,靠着解当家吃饭。

黑瞎子当时的身体已经不太理想,模糊的视力靠着药物在维持,身上各种各样的陈年老伤也相继冒出来端倪。

下斗的第四天,血淋淋的伙计从坑里爬了出来。

第五天,黑瞎子的尸体被吴邪的伙计拼死捞了上来。

解雨臣接到消息已经是第六天,解雨臣平静地说。

我不相信那个瞎子会死在那个斗里。

然后就只身飞到了四川,那个斗的位置。

黑瞎子身上血肉模糊,一只手已经找不到了,黑色背心和碎肉粘在了一起。万幸是在冬天,巨人观还没出现,脸还勉强看得清。

空气中都是血凝固后尸体身上淡淡的腐臭。


解雨臣久久没有说话,转身对那些伙计说。

你们谁有墨镜,先给你黑爷带上。你黑爷眼睛不行,最起码让他在下面看得清哪个是阎王爷。


黑瞎子的葬礼是解雨臣办的,骨灰是解雨臣领的。

解雨臣说,黑爷生前常给我办事,我不能亏待了他。


第二年,解雨臣在巴蜀地区办事。餐桌上一个醉醺醺的当地老人指着宴席上半红半白的鸳鸯锅。

“各位老板有所不知,鸳鸯锅在我们这儿,死人也能吃的。”

“往那地儿支口鸳鸯锅,活人吃红汤,死人喝白汤,就算是短暂见面了。活人吃白汤,死人喝红汤,那就是和那死人结了鸳鸯。”

众人都有些醉了,乐呵呵地听着,一边打趣道那老头真不会说话,好端端说什么死人。然后就招呼大家继续吃了起来。

只有滴酒未沾的解雨臣看着那口锅,没动筷子。



现在的解雨臣站在山旁的小路上。

旁边都小山就是黑瞎子死的位置。

看起来色泽诱人的鸳鸯锅正正地摆在路中央,左边和右边各是一个凳子。

解雨臣已经没有年轻时候过得那么精致,因为不需要唱戏,有时候也会抽点烟。

解雨臣把手上的烟头丢在地上,捻熄了火焰,然后坐在了其中一个凳子上。

解雨臣先给自己盛了碗红汤。

汤上浮了一层辣油,碗里的汤在风里微微浮动,冒气的热气直扑解雨臣的脸。风却冷的刺人,好似在解雨臣心窝子里捅了几刀,冰火两重天。

解雨臣又盛了碗白汤,就放在对面,然后愣了几秒,自言自语道。

“黑瞎子,你要是还给我一个面子就出来。”

“汤挺好喝的,趁还没凉。”


解雨臣先自己送了一口。解雨臣不是特别爱吃辣,红油油的辣汤刚一碰到舌尖,解雨臣的舌头就打了个卷儿。

“我也不想和你结什么鸳鸯,不拖累黑爷在底下快活,”解雨臣一边喝一边道,“我就是想问问,你艺高人胆大黑瞎子是怎么死那个破斗的”

一阵狂风忽然吹过来,解雨臣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看着对面的位置。


解雨臣在某些时候信鬼神,他现在似乎是抛弃了所有从小到大的科学观。他希望那些都是真的。

没有出现。


十分钟过去了,解雨臣手中的红汤已经见了底,对面的白汤早已不冒热气。


我要告诉你,我要结婚了,不打算给你这个傻逼在宴席上准备位置,你坐地上算了。

我想问问你,是不是死了更舒坦。



黑瞎子,我就是想见见你。



解雨臣放下来汤碗,死死地捏住了拳头,在寒风中被吹红了眼睛。



解雨臣不知道,在黑暗的死角里,有一对眼睛正长久地盯着自己。

解当家啊,你这样的人不能有牵挂。

黑瞎子直到最后,也没有去喝一口白汤。


【解释一下,瞎瞎的鬼魂就在这附近,但是因为不想让大花有更多挂念,就没出来,而是在附近看着】

【半小时激情摸鱼】

突如其来好多脑洞想画/写啊 可是要开学了
难过得一批

今天的摸鱼 偷偷喝了酒的费喵
动作有参考

依然是纳新工程